主流醫學(VCU)維他命C治療ARDS的研究簡介

謝琇芳醫師
本會第八屆副理事長

VCU(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)是美國大型學術性的公立大學。
該校以其國家級的藝術、社工、醫管,及醫學等相關科系聞名,排名優異。
其醫學院歷史悠久,肩負研究教學照顧病人的責任。

Dr.Alpha A. Berry Fowler,M.D.是VCU胸腔及重症照護部門的領導者。
ARDS(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)(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)一直是胸腔重症照護病人的主要死因。
美國每年有一百萬人敗血症,
35%~40%會有肺部的併發症,
其中30%~45%會死於ARDS,
相當於全美每天有數百人死於ARDS。
美國雖已投入超過兩兆美元(2 billions dollars)的經費,
15000個病人接受ARDS的研究,
但仍然沒有找到有效的治療藥物。

Dr.Alpha A. Berry Fowler,M.D在胸腔及重症照護部門,
告知病情是工作之一。
他說,告訴家屬,病人可能無法存活,讓他心情沈重,
因此積極投入研究,
在執業30幾年及在VCU胸腔及重症照護部門工作中,
發表了許多關於ARDS[acute (or adult)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]與敗血症(sepsis)的研究。
他在教學及研究上獲獎無數,有11年榮獲最佳內科及胸腔重症照護教學獎,
是許多醫師敬重的導師。

他發現敗血症病人的血中維他命C濃度都很低,
且濃度越低死亡率越高。
早期phase I 維他命C的ARDS動物實驗中,
一組老鼠打入病菌誘發敗血症,
另一組打入病菌後40分鐘在腹腔內注射維他命C,
隔天早上只打病菌的實驗鼠100%死亡,
有加Vitamine C的實驗鼠通通還活蹦亂跳,
且肺泡浸潤及各項發炎指標都有顯著的改善。

phase II 167個病人的雙盲隨機研究,
雖然有幾項指標沒有顯著差別,
但病人住院天數減少,
死亡率從46%降到30%。
但若比較有施打維他命C那96小時的結果,
有打C的死亡人數是4人,
沒打C的死亡人數是19人,
有打C轉出加護病房的人數是9人,
沒打C轉出加護病房的人數是1人,
差距就更明顯了。

實驗過程有幾個插曲。
有天Dr.Fowler在護理站打電腦時,
一位資深的護士經過時對他說,今天這個病人是打維他命C這組。
Dr.Fowler好奇地問:你怎麼判斷?
護士回答:一個半小時前這個病人敗血性休克,使用升壓劑,
現在指標正常,已經減量到幾乎可以停用了。

有天Dr.Fowler和夫人正要去渡假,
接到一位心臟專科醫師打到家裡的緊急私人電話,
要求幫一位致命性感染合併ARDS的年輕病人,跳過實驗直接施打維他命C,
因為這個病人惡化的很快,且用了機械呼吸輔助器六小時,血氧一直無法改善。
這個病人七天後脫離呼吸器,胸部X光正常,可以出院。
另一位感染了同一個致命菌的29歲年輕人就沒有這麼幸運,
他用了42天的機械呼吸輔助器,
還接受氣切及經皮胃造口,
55天出院時還,需經氣造口使用高流量的氧氣。

從Szent-Györgyi發現維他命C的結構以來,
許多從事分子矯正醫學的前輩們從病人身上一再的印證,
使用足夠劑量的維他命C,可以治癒許多致命的感染及毒素導致的疾病。
VCU的研究是讓維他命C,進入主流醫學治療領域的一大步。

新冠肺炎的疫情在義大利美國大爆發,
台灣是否會爆發大型社區感染仍是未知數,
但若能適時適量的應用維他命C,
相信可以大大降低疫情的傷害。